本报讯 (记者何梓瑜)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关于第二十二届中国专利奖授奖的决定》,其中我市有4项专利获得第二十二届中国专利优秀奖。记者从市市场监管局(市知识产权局)获悉,此前,我市已有2项专利获得中国专利奖。

中国专利奖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共同主办,是我国知识产权领域的最高奖项,也是我国唯一的专门对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创造给予奖励的国家级奖项,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知识产权奖项。

此次我市获得中国专利优秀奖的4项专利均为发明专利,分别为博敏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明的“一种嵌入式强电流大功率PCB板及其制作方法”、博敏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和电子科技大学共同发明的“一种保护内层开窗区域的刚挠结合板及其制作方法”、广东振声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和广东振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明的“工业炸药药卷用自动套装包装设备”、梅州市量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量能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发明的“一种高温镍氢电池”。按照《梅州市专利事业发展资助管理办法》规定,我市将对获得中国专利优秀奖的单位和个人,给予每项10万元的资助。

据了解,2020年,全市专利授权4074件、同比增长58.28%,增长率位居全省第二,其中发明专利授权152件、同比增长117.14%,增长率位居全省第一。全市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1.54件,超额完成市“十三五”规划目标。

《电鳗快报》文/高伟

【来源:梅州日报】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深圳市金百泽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百泽”)的创业板首发上市申请于2021年1月7日获通过,据招股书显示,金百泽此次IPO欲募集资金4.93亿元,还有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金百泽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财务总监神秘离场、密集的行政处罚等问题,起了外界的关注。

面对《电鳗快报》发去的求证函,金百泽选择了闭口不言。

悲催地遭受四轮问询

据《电鳗快报》研究,金百泽早有上市的想法,但受成长性拖累一直没能成行。早在2006年5月15日,金百泽有限、湖南信托、达晨财信、武守坤、武守永、周福才签署《增资扩股协议书》,条款包括“若金百泽在2010年12月31日前未能上市”,湖南信托、达晨财信有权要求回购。然而,时隔10年,金百泽才首次递交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下游需求波动及市场竞争日渐激烈的情况下,金百泽的业绩一度受到影响。公司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2012年曾亏损698.63万元。随后,2013-2017年,公司营收仅从4.03亿元增长至4.6亿元。2018年公司营收突破5亿元,但2019年再度同比下滑1.8%。同时,公司净利润仅从2010年的0.3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0.47亿元。

与同行相比,金百泽的盈利能力也相对偏弱。以2019年为例,老牌上市公司深南电路实现净利润12.34亿元,而今年7月刚刚上市的四会富仕也实现0.81亿元的净利润,均与金百泽当期净利润0.47亿元差异悬殊。

于是,深交所对金百泽的成长性进行了重点问询,第一封问询函便要求公司就“业务是否有增长性”进行明确说明,在随后的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分析并披露长期业绩增长缓慢、成长性较差的原因,就拓展市场所面临的主要困难,是否存在市场规模较小、客户群体过于分散且规模较小、竞争能力不足等问题作出说明。金百泽IPO:侥幸过会却仍面临市场四大质疑厉害了!梅州4项专利获第22届中国专利奖(图1)尽管金百泽回应称,拟通过提升中小批量板产能及EMS产能的方式拓展公司业务成长性,但仍未令监管层满意,深交所在近日对公司下发的第四轮审核问询函中再度要求公司分析业务是否有成长性。

财务总监神秘离场

2018年初,黄伟强任公司财务总监,以3.85元/股的价格,从实控人武守坤处受让12万股。公司申报IPO前夕,2019年6月,黄伟强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并于2019年12月转让所持股份,转让价格为4.39元/股。

财务总监这一职位,对于已上市的企业还是拟IPO企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若公司顺利上市,员工所持股份的市值很有可能成倍增长,那么财务总监为何提前离场呢?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金百泽存在着未按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等不规范的财务瑕疵、未经批准擅自施工等违法违规行为,遭到行政处罚达12次,内控管理环节薄弱。

除了财务总监离职,2017年3月至5月,员工股东赵林、熊晓琴因个人原因离职;2017年12月,员工股东李敬虹离职;2018年7月至11月,李刚、贺超、冯映明也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时,上述员工据《股份转让协议》,将获得股份转让给武守坤及指定人员。其中,公司HDI板、刚挠结合板技术相关发明专利的发明人均有李敬虹,冯映明则是公司发明专利“一种自动优化PCB板固定生产尺寸的方法”发明人之一。

财务总监的离职,让人们担心公司财务会曝出更多漏洞;核心员工的离职,对金百泽的研发能力构成影响。

三年遭12次行政处罚

《电鳗快报》还注意到,报告期内,金百泽遭到行政处罚12次,其中受到税务处罚10次,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罚1次,环境保护局1次,合计遭罚人民币5.33万元及4万港元。

在税务处罚中,金百泽7次丢失已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另外,2次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1次未在指定限期递交16/17年度报税表。报告期金百泽屡遭税务处罚,内控管理环节薄弱。

而在2020年9月,金百泽全资子公司惠州金百泽再度因超标准排放污染物的行为,收到《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

秘而不宣的股权出质

从信披质量角度来看,金百泽的信披内容仍有待解的疑问。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公司抵押加质押加保证借款金额分别为6000万元、4000万元、825万元、615万元。在资产受限情况中,公司表示,西安金百泽电路将其持有的“一种线路板超厚板手动压膜机压辘辅助保护装置”为质押物,向西安创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创新融资”)提供质押担保。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西安金百泽电路500万元的短期债务处于正常履约状态。

另据天眼查APP显示,金百泽曾于2017年5月12日将4000万元股权出质给创新融资,出质状态显示为有效,然而上述质押事项不知为何没有在招股书中披露。

《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金百泽IPO进展。

本文源自电鳗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