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隆汇9月13日丨易事特(300376.SZ)公布,公司近日取得美国专利商标局颁发的发明专利证书1项。

发明专利《MICROGRID SYSTEM AND METHOD OF CONTROLLING SAME(微电网系统及其控制方法)》提出一种微电网控制储能变流器多模式自适应控制技术及实现方法。通过对接入电网状态实时监测及微电网动态能量管理,实现微电网并网及孤岛独立运行模式无缝平滑切换,消除对电网功率冲击的同时确保微电网电能。该项专利技术成功应用于公司光储微电网、储能电站、储能型电动汽车充电站等产品中。

易事特(300376.SZ):取得1项美国发明专利证书专利证书上的发明人不一定为实质发明人「附判决书」(图1)

易事特(300376.SZ):取得1项美国发明专利证书专利证书上的发明人不一定为实质发明人「附判决书」(图2)

文/源

上述发明专利技术属于与公司光伏发电、微电网、储能、充电站等产品密切相关的核心技术,专利的取得不会对公司近期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但有利于公司知识产权系统建设,巩固公司技术创新发展的领先地位。

本文源自格隆汇

知产宝

裁判要旨:

1.在目前我国的专利授权程序中,因国家专利行政管理部门对专利申请文件中记载的发明人不作实质性审查,故专利证书上关于发明人的记载并不具有绝对的证明效力,亦即专利证书上记载的发明人不能当然认为属于授权专利的实质发明人。

2.认定诉争专利属于发明人执行原告的任务所完成的职务发明创造,须满足如下三项构成要件:1.该发明人与原告存在劳动、人事关系;2.诉争专利系该发明人与原告终止劳动、人事关系后1年内作出的发明创造;3.该发明人就诉争专利作出的发明创造与其在原告处任职期间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原告分配的任务相关。

3.判断诉争发明创造是否是职务发明创造,主要是判断该诉争发明创造是否与发明人在原告处从事的工作任务有关,而不是要求诉争的专利技术特征必须与发明人在原告处任职期间从事的工作内容完全相同。

4.诉争专利是否系依据现有技术作出的改进技术方案,与判断诉争专利是否属于职务发明创造进而诉争专利权应否归原告所有,没有必然关系。

附:裁判文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3民初270号

原告:深圳德康威尔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帝水,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本全,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聂沛,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安格锐电气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国忠,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蓉,北京市中伦(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碧莹,北京市中伦(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深圳德康威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康威尔公司)与被告深圳安格锐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格锐公司)专利权权属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本全、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蓉和杨碧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德康威尔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1.确认名称为“一种嵌入式工字型线圈的无铁芯直线电机”、申请号为201620358309.2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权归原告所有;2.被告安格锐公司赔偿原告因本案支出的律师费5万元;3.被告安格锐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原告成立于2012年8月28日,是与国际最先进水平接轨的高端直驱电机专业制造商,主要研发及生产直驱电机、精密直驱运动平台、高端自动化设备等高科技精密机电产品。原告的电机系列产品引进国外先进设计制造技术工艺和测试手段,采用高科技设备及优质材料,其性能在国际位于前端水平。温远强、谢美容、温海桥、温东辉、温久坤、马永超等人,曾系原告员工,六人在原告公司任职期间,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工字型无铁芯直线电机的研发工作。谢美容、温远强夫妇于2015年10月从原告处离职。谢美容于2014年12月1日筹建成立了被告公司并担任被告的法定代表人。马永超、温海桥、温东辉、温久坤分别于2016年3月8日、2015年11月27日、2016年3月7日、2016年3月7日从原告处离职并进入被告处工作。2016年4月25日,被告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一种嵌入式工字型线圈的无铁芯直线电机”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号为201620358309.2,发明人为温远强、谢美容、温海桥、温东辉、温久坤、马永超。原告认为,案涉争议专利的结构、功能、组成部分与温远强等在原告处参与的“工字型无铁芯直线电机”的设计方案具有很强的相似性,且温远强等人从原告处离职时间与案涉专利申请日时间间隔不满一年,故该专利属于职务发明创造,其专利申请权应归原告所有。综上,请求依法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过程中,原告当庭将其第一项诉讼请求变更为“确认名称为‘一种嵌入式工字型线圈的无铁芯直线电机’、申请号为201620358309.2的实用新型专利权归原告所有”。经本院释明,原告当庭明确其对诉争专利权主张权属的请求权基础,系《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以下简称现行专利法)第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

被告辩称

被告安格锐公司辩称,一、温远强等人在被答辩人处任职期间并未参与任何直线电机的研发工作,其本职工作以及分配的其他工作均未涉及直线电机的研发。诉争专利记载的发明人分别为谢美容、温远强、胡一军、温标、马永超、温海桥、温东辉、温久坤等八人。实际上,谢美容、温久坤、马永超、温东辉、温海桥仅属挂名的发明人。而胡一军以及温标并非被答辩人的员工,与被答辩人也不存在其他关联关系。谢美容也不是被答辩人的员工,因其与温远强属夫妻关系,其曾代温远强持有被答辩人的股东深圳市迪科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科旺公司)的股份,并由被答辩人代其缴纳社保,但其本人未参与被答辩人的任何事务,也从未接触过被答辩人的任何研发事宜。而温久坤、马永超、温东辉确曾系被答辩人的员工,但其从事的工作内容也不涉及任何研发事项。此外,被答辩人提供的相关学历背景、工作经验等证据也显示,该三人不具备直线电机相关的研发能力。温远强自被答辩人成立之日起至2015年10月期间,在被答辩人处任职。在被答辩人成立之前,其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戴帝水与温远强事先约定:温远强作为技术方之一,以控制技术入股。被答辩人成立后,温远强负责控制技术方面的业务,而直线电机的设计开发及其制造则由案外人柯玉理负责,即温远强在被答辩人处的本职工作并不涉及直线电机的研发和生产。被答辩人成立后,因戴帝水管理等现实原因,温远强在被答辩人处任职期间,仅负责直线电机模组的驱动调试、测试以及控制技术的应用,即温远强实际也并没有参与任何直线电机研发与生产工作。二、温远强等人在被答辩人处任职期间没有也不可能接触到其任何所谓的直线电机技术。诉争专利涉及一种无铁芯的直线电机的动子改进技术。根据戴帝水与温远强事先的约定可知,直线电机动子技术的保密工作系由柯玉理负责,温远强仅负责控制技术的保密工作,所述技术资料只有经相关技术负责人审核批准才能取出。被答辩人没有相关记录证明温远强等人在职期间,曾接触过其任何所谓的直线电机动子技术资料。实际上,温远强等人没有也不可能接触到原告所谓的直线电机技术。三、诉争专利技术系温远强先生等人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进行改进而来的技术成果,没有利用原告任何的物质技术条件。诉争专利技术系温远强先生等人在现有技术(主要参考资料包括日本JP特开2001-103725A等专利文献,以下简称在先专利)的基础上改进而来。诉争专利权利要求1的大部分技术特征完整记载于在先专利的授权公告文本中,诉争专利的发明构思与在先专利也是类似的。诉争专利的发明人温远强等人来到答辩人公司后,基于在先专利作出以下改进,即“每一组线圈绕组中间的空隙均有四组线圈绕组穿过,线圈绕组之间的间隙均一致”。在诉争专利的形成过程中,发明人温远强等人没有也没必要利用被答辩人的任何物质技术条件。四、专利申请权具有时效性,诉争专利授权之后,专利申请权便随之终止。诉争专利在2016年11月23日获得授权,其所对应的专利申请权已经转为专利权,故本案不宜判决专利申请权的归属。五、本案系专利权权属纠纷而非专利侵权纠纷,且答辩人是诉争专利的合法所有人,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支付律师费5万元没有事实依据。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举证质证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于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下列证据:

1.深圳德康威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协议;

2.技术保密协议。

证据1-2共同证明温远强熟知原告的研发技术,并负有保密义务。

3.《深圳德康威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协议》补充协议1;

4.谢美容确认书;

5.温远强确认书;

6.迪科旺公司企业工商信息;

7.迪科旺公司企业股东信息;

8.德康威尔公司企业工商信息;

9.德康威尔公司企业股东信息;

证据3-9共同证明温远强与戴帝水等人发起成立迪科旺公司,原告系迪科旺公司的控股股东,而温远强在迪科旺公司的股份由其妻子谢美容代持,从而间接实现温远强在原告公司持股的目的。

10.温远强参加高交会的照片。证明温远强作为原告公司员工参加了在深圳市会展中心举办的中国第14届高交会,并向来访人员讲解原告公司的无铁芯直线电机产品;

11.深圳特区报,证明原告的ILM无铁芯直线电机产品参加了中国第14届高交会并获得《深圳特区报》的报道;

12.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申报书,证明温远强在原告处任职期间以“高端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及直驱运动控制模组”项目负责人的名义,于2014年代表原告向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管理中心提交了创新项目申报书;

13.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立项证书,证明原告向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管理中心申报的“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及直驱运动控制模组”项目于2014年7月获得立项;

14.购销合同;

15.原告的直线电机产品说明书。

证据14-15共同证明原告从2013年起就开始生产、销售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产品,合同签订时间早于诉争专利的申请日,涉及的客户包括海德星科技(厦门)有限公司、深圳市兴鑫永鹏科技有限公司和东莞市泰诚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16.股权转让见证书;

17.迪科旺公司、原告与温远强之间签订的退股协议。

证据16-17共同证明温远强将其持有的迪科旺公司和原告的股份转让给原告的另一股东戴帝水。

18.安格锐公司企业工商信息,证明被告的经营范围与原告的经营范围一致;

19.安格锐公司企业股东信息,证明谢美容是被告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

20.安格锐公司企业股东变更信息,证明被告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由谢美容变更为谢国忠;

21.CN201620358309.2号实用新型专利公告文件,证明被告将属于原告的专利技术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实用新型专利,登记的发明人为原告公司前员工温远强、谢美容、温远桥、温久坤、温东辉、马永超等人;

22.温久坤、温东辉、马远超的离职申请表(含温久坤的个人履历表、温东辉的入职登记表和马永超的个人信息表),证明温久坤于2016年3月7日从原告处离职,其本人所在部门是驱动与控制,主要工作是电机测试、控制与调试;温东辉于2016年3月11日从原告处离职,其本人所在部门是生产,主要工作是电机的生产,组装和调试;马永超于2016年3月8日从原告处离职,其本人所在部门是驱动与控制,主要工作是电机测试、控制与调试;

23.社保缴费明细,证明温远强、谢美容、温远桥、温久坤、温东辉、马永超等人是原告的前员工;

24.律师费发票,证明原告为本案支出律师费50000元;

25.社保清单,证明原告为谢美容缴交了2013年1月至2015年10月的社保,为温远强缴交了从2013年7月至2015年10月的社保,为温海桥缴交了从2013年4月至2015年11月的社保,为温东辉缴交了从2014年9月至2016年2月的社保,为温久坤缴交了从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的社保,为马永超缴交了从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的社保,故谢美容、温远强、温海桥、温东辉、温久坤、马永超是原告的员工,诉争专利是在其六人从原告处离职后一年内申请的,应认定属于职务发明创造;

26.专利号为201520462805.8、名称为“一种单侧C型无铁芯直线电机运动模组”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27.专利号为201520462925.8、名称为“一种双U磁轨凸杆式无铁芯直线电机运动模组”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28.专利号为201520462845.2、名称为“一种凸杆式无铁芯直线电机运动模组”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29.专利号为201520462707.4、名称为“一种凸杆式无铁芯直线电机”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30.专利号为201320111042.3、名称为“一种直线导轨”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证据26-30共同证明诉争专利技术与原告享有专利权的专利技术属于相同或类似技术,故诉争专利应认定属于职务发明创造。

31.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合同,证明原告拥有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及直驱运动控制模组技术,且温远强是该技术研发的负责人之一,实际接触并熟知原告的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技术;

32.财智周报对温远强的报道,证明温远强在德康威尔公司任职期间主要负责研发直线电机与直驱运动系统;

33.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原告在被告申请诉争专利之前就已经在生产、销售工字型无铁芯直线电机;

34.费用报销凭证,证明温远强在原告处就职期间参与设计、研发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产品的工作并审批了相关研发费用的报销事宜。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主张,于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下列证据:

1.关于直线电机(线性电机)的词条解释;

2.运动控制技术的介绍;

3.伺服原理(驱动器)的介绍。

证据1-3共同证明:(1)直线电机是一种将电能直接转换成直线运动机械能,不需要任何中间转换机构的传动装置,直线电机包含两部分:动子和定子;直线电机动子的引出电缆接收来自驱动器的电流,从而产生运动;(2)驱动器接收来自控制卡/控制器的命令(位置命令或者速度命令或者电流命令),然后转换成电流的大小、频率、相位和方向;驱动器输出电流到电机,从而驱动电机产生动子与定子之间的相对运动;(3)控制卡/控制器主要进行任务逻辑规划和运动轨迹规划,是指挥中心。根据用户编写的程序,控制卡/控制器执行程序,向驱动器发送命令(脉冲或者模拟电压信号等),代表位置命令、速度命令或电流命令。驱动器接收到控制命令后进行后续处理;(4)直线电机技术、驱动器技术与控制技术分别属于不同的技术领域。

4.百度百科于2012年10月29日上传的PARKER-直线电机文件,证明原告提交的证据12即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申报书中的项目申报内容系摘抄、转用在先公开的PARKER-直线电机的内容,原告所谓的技术创新项目不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

5.JP特开2001-103725A专利文献及翻译件(公开日为2001年4月13日);

6.Re.34674专利文献及翻译件(公开日为1989年6月13日);

7.US6573622B2专利文献及翻译件(公开日为2002年9月12日);

8.US5998890专利文献及翻译件(公开日为1999年12月7日)。

证据5-8共同证明诉争专利系温远强在现有技术基础上加以改进形成的发明创造。

庭后,原告补充提交了如下三份证据:1.原告德康威尔公司的商事主体登记及备案信息查询,证明温远强自2015年12月24日起不再持有德康威尔公司的股权;2.温久坤、温东辉、马远超的离职申请表(含温久坤的个人履历表、温东辉的入职登记表和马永超的个人信息表)的原件,证明原告于举证期限内提交的证据22所载内容客观属实;3.北京银行业务记账凭证,证明在温远强任职原告期间代表原告与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管理中心签订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合同》已经实际履行,原告已经领取了政府资助该项目的资金79万元。被告补充提交了一份证据,即“企业基础信用报告”,证明被告的商事主体及变更情况。

庭后,本院根据原告的调查取证申请,分别从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深圳市宝安区经济促进局调取了两份证据:《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合同》和《关于合资企业深圳德康威尔科技有限公司变更经营范围的批复》(深外资宝复[2014]15号)。

对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和本院依申请调取的证据,本院组织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1.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10即“温远强参加高交会的照片”。因该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且系打印件,即便照片反映的内容客观属实,但从照片拍摄的内容本身无从证明温远强以原告工作人员身份参加了高交会。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2.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14即“购销合同”。因该证据涉及的四份购销合同均无原件供核对,亦无相应的送货单、货款支付凭据加以佐证,且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均不予认可。原告虽然提交了对证据14的补强证据即证据33“增值税专用发票”。但是,一方面,证据33中发票号码为07885734、购买方为“深圳市兴鑫永鹏科技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上记载的含税金额8423元与证据14中原告与深圳市兴鑫永鹏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上记载的含税金额9359元无法对应,且该增值税专用发票未见加盖原告公章,无法证明原告与深圳市兴鑫永鹏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事的真实性;另一方面,证据33中发票号码为00646955、购买方为“海德星科技(厦门)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记载的含税金额,虽然与证据14中原告与海德星科技(厦门)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上记载的含税金额相吻合,但是该发票仅为电脑截屏打印件,未见加盖原告公章,亦无法证明原告与海德星科技(厦门)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事的真实性。退一步而言,即使原告确曾分别与深圳市兴鑫永鹏科技有限公司、海德星科技(厦门)有限公司订立案涉购销合同,但两份合同记载的订立时间均为2016年1月,无法证明原告所主张“其从2013年起开始生产、销售无铁芯工字型直线电机产品”之事实。故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4、33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3.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15即“原告的直线电机产品说明书”。因该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的印刷品,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亦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4.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23即“社保缴费明细”。因该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且被告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5.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34即“费用报销凭证”。虽然原告出示了该证据的原件供核对,但该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原告未提交每张单据上载明的用途相关的证据加以佐证,且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亦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6.关于原告庭后补充提交的证据之“北京银行业务记账凭证”。虽然,原告出示了该证据的原件供核对,且证据上载明的转账金额79万元与本院从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处调取的证据之《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合同》上载明的资助金额相符,但是,该证据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财政拨款//2159999-其他资源勘探电力信息等支出”,无法证明该笔转账款与前述项目合同所载明的申报项目存在对应关系。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7.关于被告提交的证据1-4,即“关于直线电机(线性电机)的词条解释”、“运动控制技术的介绍”、“伺服原理(驱动器)的介绍”及“PARKER-直线电机文件”。因该四份证据均系网页打印件,未通过公证认证、电子固化或申请时间戳认证的方式加以固定,而电子证据本身具有内容不稳定、可人为编辑等特点,且原告对该四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亦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四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8.关于被告提交的证据5-8,即“JP特开2001-103725A专利文本及翻译件”、“Re.34674专利文本及翻译件”、“US6573622B2专利文本及翻译件”及“US5998890专利文本及翻译件”。虽然被告对该四份外文专利授权文本均提交了中文翻译件,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第一款关于“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的规定,被告提交的四份专利授权文本均系在我国域外形成的证据,而被告未按照前述规定的要求对该四份域外证据办理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且原告对该四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亦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四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本院查明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本院依申请调取的证据以及对双方当事人提交证据的审查认定,结合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一、关于诉争专利权法律现状的事实

2016年4月25日,被告安格锐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名称为“一种嵌入式工字型线圈的无铁芯直线电机”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并于2016年11月23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1620358309.2。

根据诉争专利授权公告文本记载,该专利发明人为谢美容、温远强、胡一军、温标、马永超、温海桥、温东辉及温久坤等八人。

诉争专利说明书的“技术领域”部分载明:案涉专利涉及的技术领域为直线电机技术领域,特别是指涉及一种嵌入式工字型线圈的无铁芯直线电机。

根据诉争专利授权公告文本记载的背景技术,该专利要克服的现有技术缺陷在于:传统无铁芯直线电机的动子线圈设置成T形或者伪工字型。传统T型无铁芯直线电机的线圈由U、V、W三向线圈绕组直接并排平铺放置形成,因此其单位体积的线圈密度小,线圈空间利用率小,导致其推力系数低;同时由于线圈绕组为直接并排平铺放置,因此线圈之间彼此不能很好的连接,刚性不好,在温度升高时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