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近几年的《Nature Materials》(自然·材料)和《Advanced Materials》(先进材料)等材料领域国际顶级学术期刊,武汉科技大学可以算得上一个“熟面孔”。

可深了丨专利越早公开越好吗?真的不是可深了丨专利越早公开越好吗?真的不是

发明专利早公开好还是晚公开好?除个别例外情况或者申请人有特别原因,专利文件晚公开对申请人有利,早公开对社会公众有利。这里要告诉你的是,一般情况下,专利申请人通常不应选择提前公开专利申请。

作为一所地方高校,近5年,该校学者有30余篇论文发表在顶级学术期刊上。ESI(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武汉科技大学材料科学学科进入ESI全球学科排名前1%行列。这标志着该校材料学科进入了世界高水平学科行列,也向国内外高等教育界传递了这样一个信号:“世界一流学科不是名牌大学的专利。”

做强特色学科,建设一流科研平台

“是像国内许多高校一样频繁地上马一些‘时髦专业’,还是继续死守冶金、材料学科特色?”几年前,冶金行业普遍亏损,冶金行业特色鲜明的武汉科技大学科研经费锐减,再加上办学经费不足、高层次人才短缺等因素影响,全校上下对学校发展方向莫衷一是。

发明专利公开程序

依照中国专利法规定,发明专利申请自优先权日起满18个月后,由专利局向公众予以公布。即,一件发明专利从申请到授权,须经历两次公开:一次在优先权日起满18个月后的专利申请公布;一次是专利通过审查获得授权时所做的专利公告。

依照中国专利法,专利局对实用新型和外观只做授权公告,不做授权之前的申请公开。

依照中国专利审查程序,发明专利申请经过公布后才启动实质审查,所以不会出现授权公告早于专利申请公布的情形。

“没有特色,专业发展可能走向同质化。而冶金作为国家航天、军工、建筑等行业的支柱,对于国家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该校党委书记孔建益说。

经过反复论证,学校上下最终达成共识:“作为地方高校,只有发展特色学科、做强特色学科,才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把耐火材料与冶金实验室建成国内乃至国际一流!”这是武汉科技大学确定坚守冶金、材料学科特色办学思路后锁定的第一个目标。

实验室建设需要的大量资金从何处来?彼时的武汉科技大学,因建设新校区,办学经费异常紧张。于是,该校采取“向外部争取、向特色倾斜”的方式,一方面从国家相关部委和省里每年争取上千万元的经费支持,另一方面从多年的合作伙伴武钢集团那里争取到每年数百万元的合作经费、改变过去学科建设“撒胡椒面”的做法,集中财力,每年拿出上千万元支持实验室建设。

2013年底,耐火材料与冶金实验室被批准为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这使武汉科技大学成为全国地方高校中为数不多、湖北省第一家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省属高校。

18个月公开和潜水艇专利

如今,耐火材料与冶金实验室设备总价值已超过7000万元,实验室总面积接近1万平方米。有专家来校参观后感慨地说:“没想到一所地方院校的实验室设备这么齐全,这么先进。”

对于发明专利申请,优先权日起满18个月后进行公开是《巴黎公约》做出的规定,是各国遵循的国际惯例。申请人可以要求专利局提前公开自己的专利申请。

专利制度设立之初并不存在“18个月公开”的程序设置。这一程序的引入是为了解决狙击商业活动的“潜水艇专利”所带来的问题。

打破专业壁垒,让学科之间“联姻”

对发明专利申请不做“18个月公开”的情形下,一件发明专利申请可以潜伏很长时间而不为公众所知,直到专利授权公告。由于发明专利申请要经历实质性审查,3年或更长时间才获得授权均属正常。如果申请人有意利用程序加以拖延,可以将授权时间拖到7至10年,甚至可能更长。这就造就了长期潜伏的潜水艇专利。

有了专业领域一流的科研平台,武汉科技大学便有了引人引智、频频向国内外一流学者“抛绣球”的底气。

能够推迟专利技术方案公开,对申请人而言非常有利可图。在申请人提交专利申请后,已经完成宣誓技术领地的跑马圈地工作。之后,可能有企业也掌握了相同的技术,并开始商业应用。但是,因为申请人的专利申请并未公开,这些企业无从发现自己的商业活动存在专利侵权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进行商业投入。

“搭建一个好的研究平台,让研究者能在一个有实验条件的地方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这就是对一个学者最大的尊重。”2011年,在日本从事纳米材料研究的张海军放弃国外优厚的条件,加盟武汉科技大学。先进的实验设备和配套及时的科研资助,让张海军如鱼得水。他带着团队4年内申请到8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在材料领域多家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了一批高水平论文。

过去5年,耐火材料与冶金实验室吸引了拥有国家“千人计划”“湖北省百人计划”“楚天学者计划”等头衔的10多位优秀学者加盟。他们不仅成了该实验室不同研究方向的学术带头人,还牵头组建了多个一流的科技创新团队。

在吸引一流学者加盟的同时,武汉科技大学也在主动向外“联姻”。从事钢铁先进材料研究的吴开明,把目光投向钢铁材料领域全球知名的大学和研究机构。近几年,他们以共同研究的方式,与英国剑桥大学、澳大利亚迪肯大学、俄罗斯中央黑色冶金研究院等科研团队“牵手”,开展相关领域的国际合作和科技攻关。近5年,吴开明带领的团队成功申请国家级、省级项目17项,多项研究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利用潜水艇专利的长潜伏期,申请人可以坐等企业做大后的最佳时机来收割超额利益。倘若企业较早发现专利的存在,则可能及早与专利权人谈判达成价格合理的许可费协议,也可能会选择选用替代技术方案规避专利侵权,甚至可能放弃相关商业计划。而企业不知道潜藏的专利侵权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开始从事相应商业活动,尤其在做了大量前期投入之后,突然冒出一件专利并被要求按实施规模缴纳许可费,此时企业已经被巨额前期投入所绑架,就非常被动了,对他们也极不公平。

打破“近亲繁殖”,引导学科之间“自由恋爱”,是武汉科技大学推动老学科获得新增长点的秘诀。去年,该校成功组建了6个学科交叉创新团队,为了扶持其发展,专门给每个团队准备了50万元的“嫁妆”。

没有“媒婆”,张海军便主动“联姻”理学院和化工学院两个研究团队,并与之组成跨学科、跨领域的“联合舰队”。仅一年时间,张海军所在的“联合舰队”就确定了10多个交叉领域的研究课题。“研究越深入,就越需要相关学科的支撑。”张海军深有感触地说。

“我们用一流平台和特色研究,通过不同学科交叉融合,搭建了一座贯通国内外、校内外高层次人才的‘立交桥’,这不仅使武科大保持了耐火材料、高性能钢铁材料等方面的传统优势,而且还开拓了纳米催化材料、生物材料、新能源材料等材料领域新的研究方向。”武汉科技大学校长倪红卫自豪地说。

摆创新绩效“擂台赛”,特色学科有了强劲“心脏”

此外,潜水艇专利导致技术公开被延迟,有悖于专利制度快速推动社会技术进步之初衷。而且延迟公开很可能造成他人为研发相同的技术做不必要的重复投入,造成资源浪费。

2014年和2015年,耐火材料与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向发表高水平论文、获得科技进步奖以及新获得专利的学者发放了150万元定向“红包”。

这是武汉科技大学为传统特色学科量身定制的一系列“特区政策”中的一项——国家重点实验室自主制定奖励政策和绩效考核标准。

张海军和吴开明是获得定向“红包”的“大户”。“其实,奖励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这项奖励政策能让研究者们获得尊严感,能激励大家做高水平研究、发高水平论文、出高水平成果。”张海军说。

耐火材料与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奖励政策,使特色学科发展有了强劲的“心脏”。该校材料与冶金学院大力试行学院层面的绩效改革,既为高水平成果发放“红包”,又将年终考核、职称晋升从过去的“以量称重”变成现在的“以质取胜”。

发明专利申请提交之后,如果很快就被公开,对申请人显得过于严酷、不公。权衡各方面因素,以18个月为期限来做发明专利公布是比较好的节奏。

可深了丨专利越早公开越好吗?真的不是

18个月公开和专利的修改、撤回

专利制度奉行先申请原则,意在鼓励发明人早提交专利申请,加快技术进步节奏。这使发明人专利申请之提交难免仓促,使专利申请因多种原因而不够完善, 包括相关技术研发可能很快取得了新进展。

材料与冶金学院院长顾华志解释,此次绩效改革一方面是要鼓励教授围绕国家重大需求和行业“痛点”,“立地”做研究,让研究成果“点石成金”;另一方面是要鼓励教授们“赶时髦”,紧跟国际研究前沿,“顶天”做研究,在国际学术舞台发出中国声音,并逐步超越,成为行业的领跑者。

这也是促成优先权制度的原因之一:除了便利跨国专利申请,优先权还使申请人可以在一年之内对在先提交的专利申请引入新内容来加以补充完善,以主张优先权的方式提交在后申请。这样,在先申请跑马圈地宣誓技术领地的效果不受损失,新引入的内容于在后申请的申请日完成技术领地宣誓。

近5年,武汉科技大学材料、冶金学科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3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23项、主持和参与制定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7项,每年有数十位教授在国际学术会议上作专题报告。该校材料学科的学者还和全球知名专家一起建立和制定国际耐火材料性能指标、新产品检测标准。

“深挖传统特色学科这口‘井’,并把自身的传统特色优势发挥到极致,可能就是地方高校建设国内乃至世界一流学科的重要突破口。”倪红卫表示。

- END -

但是,倘若在先专利申请很快被公开,且公开于主张优先权的在后申请的申请日之前,对于在后申请当中新引入的内容,在先申请就已经构成公知的现有技术,这会使在后申请中新引入的内容很难具有创造性,进而难以获得专利权。而倘若在先申请尚没有被公开,这些新引入的内容就完全有条件具备创造性,从而取得专利权。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评 | 地方高校:一流学科并非名牌大学专利!可深了丨专利越早公开越好吗?真的不是(图4)

关注高等教育|关注中国未来

如此,发明专利申请公开的时间应当晚于主张优先权的12个期限。另外,专利局也需要足够的时间依程序处理专利申请,对满足形式要求的发明专利申请排期公布也需要处理时间。因而形成了“18个月公开”这一惯例。

另外,在专利申请正式进入公开程序进而被公开之前,专利申请人还有机会最后决定是否撤回专利申请、阻止专利公开,这样,还可以将相应技术方案作为自己的技术秘密予以保留和利用。一旦被公开,就是覆水难收了。有诸多被公开的专利申请最终无法通过专利审查,无法获得专利权,这些技术就进入了公有领域,可以由公众自由使用。

可深了丨专利越早公开越好吗?真的不是

铲屎官何时才能不铲屎?

第22届专利奖丨这类抗体获得两项中国专利金奖!背后的原因是……

商标的战争:乔丹体育和飞人乔丹诉讼案

知识产权的眼光

看世界

欢迎原创投稿,稿件一经采用,支付稿费

投稿邮箱:iptree@iptalent.com

可深了丨专利越早公开越好吗?真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