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专利侵权的类型

根据侵权行为是否有行为人本身的行为所造成,可分为直接侵权行为和间接侵权行为。

1.直接侵权行为

敏芯输给歌尔的职务发明被谁提起了“无效”?

上年度营业利润大降21.93%,相关诉讼会否成为敏芯发展的一大隐患?

作者 | 陆之遥

编辑 | 王寒

我国《专利法》规定的专利侵权行为即直接专利侵权行为。

(1)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实施其专利的侵权行为。这里的“实施”,对于发明和实用新型的产品专利,是指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对方法专利来说,是指对其专利方法的使用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不是直接用专利方法所获得的产品不适于此列。对于外观设计专利,实施是指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这一“产品“仅指申请外观设计时所指定的产品。

IP时代春风吹,专利沙场战鼓擂。19件系列案,超1.5亿涉案金额,备受关注的歌尔敏芯专利纠纷于近期有了新的进展。

专利侵权有哪些类型?专利被侵权了该怎么维权?

(2)假冒专利的行为,是指在非专利技术产品上或广告宣传中表明专利权人的专利标记或者专利号,使公众误认为是他人的专利产品的行为。

专利侵权有哪些类型?专利被侵权了该怎么维权?

2.间接侵权行为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公布,其中敏芯创始人之一、副总经理梅嘉欣涉及的名为“微机电声学传感器的封装结构”专利(专利号ZL200710038554.0 下称554专利)被判归歌尔所有。据了解,该专利涉及“OCLGA封装”技术,而该技术正是敏芯在公开报道中多次提及的公司“核心技术之一”。

有趣的是,国家知识产权局3月19号公告该专利转入歌尔名下后的不到一周时间,自然人马某便对该专利提起“无效”宣告请求。若该专利被“无效”,或许能让存在被诉专利侵权风险的敏芯松一口气。

间接侵权行为是指行为人积极诱导或促使他人实施直接专利侵权的行为。行为人的行为本身可能并不侵犯他人专利权,但其行为却诱导或促使他人实施了对专利权的直接侵害。如果行为人的行为本身就是对他人专利权的直接侵害,无论是否诱导、怂恿或促使第三人实施专利侵权行为,其行为都属于直接专利侵权行为。

二、专利维权的途径

01最高法支持歌尔主张,554专利归属歌尔

554专利的归属是一起员工离职引发的知识产权纠纷。

2004年7月梅嘉欣入职青岛歌尔电子有限公司,又先后任职于歌尔关联公司,后于2006年12月离职。2007年1月,梅嘉欣受聘于芯锐微电子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任产品开发部高级工程师。同年9月,他与李刚、胡维等人作为发起人创立敏芯。

(1)在双方平等协商的基础上,自行协调和解,达成和解协议。专利权人和被控侵权人可自行协商或在其他第三方的调解、斡旋下达成和解协议。提出协商意向时,通常可向侵权方发送侵权警告函。

专利侵权有哪些类型?专利被侵权了该怎么维权?

(2)向专利管理机关申请调解和处理。在侵权人侵权事实和证据充分确凿的情况下,专利权人可向专利局等有关行政部门举报,由相关部门采取行政措施,调查核实侵权人的侵权行为后,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在行政裁决过程中,有关部门基于相关当事人的申请,可对专利侵权的民事责任进行调解。通过行政手段责令侵权者停止侵权并对其进行处罚。这种维权途径处理快,且程序简便,调解范围具体包括:专利申请权纠纷、专利权归属纠纷、专利合同纠纷、专利使用费纠纷、专利奖励费纠纷、专利侵权纠纷等。

专利侵权有哪些类型?专利被侵权了该怎么维权?

(3)向法院起诉,要求侵权者停止侵权并赔偿因侵权造成的经济损失。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专利侵权行为人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责任、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这种维权途径可以有效地打击竞争对手,巩固已拥有的市场优势地位,还能从侵权人手中获得一笔赔偿金。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或调解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并由国家强制保证其执行。

专利侵权有哪些类型?专利被侵权了该怎么维权?

可以关注慕达星云知识产权,小慕坚持分享并解读有关知识产权方面的资讯。另外,如果你有关于专利、商标、版权等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都可以在下方留言或私信。

554号发明专利系梅嘉欣于2007年3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公开日为同年8月。2008年7月,该发明专利的专利申请人变更为敏芯;2011年6月,该专利获得授权公告,专利发明人为敏芯创始人梅嘉欣、李刚、胡维。此后,敏芯筹备科创板上市。

根据《专利法》第六条规定:“执行本单位的任务或者主要是利用本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所完成的发明创造为职务发明创造。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专利的权利属于该单位;申请被批准后,该单位为专利权人。”《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退休、调离原单位后或者劳动、人事关系终止后1年内作出的,与其在原单位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原单位分配的任务有关的发 明创造”属于职务发明创造。

基于此,2019年11月,歌尔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苏州中院)提起专利权属诉讼,将敏芯及其股东李刚、胡维、梅嘉欣告上法庭,请求确认554发明专利为梅嘉欣的职务发明,专利权归属于歌尔。

2020年9月,苏州中院一审判决驳回歌尔的诉讼请求。歌尔不服一审,向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法)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改判支持歌尔的全部诉讼请求。

最高法经审理认为,梅嘉欣在歌尔任职期间承担的本职工作包含芯片封装技术的研发。梅嘉欣确认其在歌尔承担芯片设计职责,其所在的工作组具体研发内容为“MEMS芯片的研发、设计”工作。同时,梅嘉欣在歌尔任职期间,作为3项硅麦克风芯片封装专利的发明人之一,可以推定其工作内容也包括芯片封装研发相关技术内容。现有证据可以证明梅嘉欣在歌尔承担的本职工作涉及的技术领域包括芯片设计和芯片封装。

最高法还认为,涉案专利与梅嘉欣在歌尔承担的本职工作具有相关性和延续性。涉案专利是对硅麦克风封装技术的改进,与梅嘉欣在歌尔的本职工作(含对硅麦克风芯片封装技术的研发)属于相同技术领域,是在原有技术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和改进。

判决全文:

(2020)最高法知民终1746号

02敏芯发布公告澄清

在获知最高法案件结果后,2021年2月18日,敏芯发布公告,一方面称将申请再审,请求撤销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二审判决;另一方面称公司未生产及销售与该案涉案专利全部技术特征一致的产品。

敏芯输给歌尔的职务发明被谁提起了“无效”?

(敏芯公告截图)

敏芯输给歌尔的职务发明被谁提起了“无效”?

(敏芯公告截图)

但业内人士将敏芯股份公开招股书中的核心技术OCLGA技术与判归歌尔名下的554专利的权利要求对比后发现:

敏芯招股说明书内对554专利涉及的OCLGA技术的解释为一种PCB堆叠封装技术,并在说明书中对OCLGA技术中的专有技术进行了对应说明,其对应的专有技术为“层间互连技术、芯片倒装技术、压合技术”,这些专有技术在554专利中均有详细说明,其对应到最终的MEMS单体结构就是554专利里要求保护的MEMS麦克风单体结构。

554专利详细说明了三层PCB之间如何互连实现电信号传输、芯片设置方式以及三层PCB板的压合技术。并且,除了554公开的PCB堆叠封装结构外,关于敏芯OCLGA技术中以栅格阵列为中间生产过程的技术,歌尔早在2005年就申请了专利,而该专利的发明人之一便是梅嘉欣,也即554专利的实际发明人。

03“无效”请求从何而来?

另据国家知识产权局3月19日公告显示,554专利已转入歌尔科技公司名下。笔者向歌尔求证后,证实该专利当前权利人确实为北京歌尔泰克科技有限公司。并且,歌尔相关负责人称,在该专利转入歌尔泰克公司名下不到一周时间,便于3月25日收到了自然人马某对该专利提起的无效宣告请求,其代理人为北京威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敏芯输给歌尔的职务发明被谁提起了“无效”?

(ZL200710038554.0号“微机电声学传感器的封装结构”发明专利法律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据不完全统计,自歌尔2019年11月起诉敏芯以来,北京威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已代理多件针对歌尔硅麦克风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且该代理公司亦代理过敏芯对歌尔相关专利提起的无效宣告请求。

敏芯输给歌尔的职务发明被谁提起了“无效”?

(歌尔部分专利被提无效宣告请求列表)

基于554专利被提起无效宣告的时间、涉及的代理公司等因素,有业内人士推测,上述多件无效宣告请求或均与敏芯有关。

业内人士称,若相关推测属实,则说明敏芯公告其实言不符实。即,敏芯知道自己的产品很可能侵权554专利。但为避免监管部门的问责,并规避侵权的风险,才使用自然人的名义对曾属于自己的554专利“引刀自宫”,提起无效。业内同行对这类行为应引以为戒。

截止目前,554专利的无效宣告尚未进行口审,后续进展有待跟进。

04同期利润大幅下滑,专利纠纷或成敏芯前行路上的巨大障碍

众所周知,歌尔是敏芯 MEMS 传感器芯片领域内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歌尔作为国内声学精密器件厂商,其产品除了 MEMS 麦克风成品外,还包括其他声学器件、光学器件、精密设备等未采用 MEMS 技术的产品。据阿尔法经济研究报道,在Yole发布的《2020年MEMS产业现状报告》中,歌尔排名第九,成为全球前十和全球前二十MEMS厂商中唯一的中国企业,市场地位远高于敏芯股份。

此外,据歌尔3月27日最新发布的年报信息,2020年歌尔营业收入超过577亿元,本年比上年增加64.29%,净利润增长122.41%。

同行敏芯也于2月份发布了其年度业绩快报,快报显示,2020年,敏芯营业收入为3.3亿余元,但营业利润仅有0.55亿元,较上年下降了21.93%。仅与业务更聚焦的歌尔微电子相比较,敏芯的壮大之路看起来也颇为遥远:据公开报道,成立于2017年10月的歌尔微电子2019年收入为24.2亿元,净利润已达3亿元,相当于2020年敏芯总营收。

敏芯输给歌尔的职务发明被谁提起了“无效”?

(敏芯年报数据)

从年报营收数据及收益增减幅来看,横亘在歌尔与敏芯之间的多件诉讼及今后可能产生的诉讼似乎未对歌尔产生不利影响,但相关诉讼却可能成为敏芯发展的一大隐患。

据歌尔相关负责人介绍,就歌尔起诉敏芯产品专利侵权类系列案件而言,目前相关法院正在正常审理中,并已完成部分专利案件的审理和涉案产品勘验工作,相信很快就会有一审判决。

系列纠纷的后续进展,知产力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