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获得专利授权后,权利人要按时缴纳专利年费,不然就会影响其相关权益,相信这一点每一位权利人都很清楚。然而,如果在与代理机构终止代理关系后没有及时按照规定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的话,可能会因此而错过缴费通知从而造成严重的后果!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审结的一起涉及未及时缴纳专利年费及滞纳金导致专利权终止的行政纠纷引起众人关注。

按规定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和专利年费按时缴纳的重要性

大致案情是:某公司获得授权的一项核心专利,在前八年都按时缴足了这项专利的年费,但由于没有接收到缴费通知和自身***咨询接收信息错误,导致其第九年的年费未能按时缴足。后来在2019年3月27日,该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咨询并缴费600元,但由于没有缴足滞纳金,最终该项专利被国知局终止专利权。

该公司在2020年继续按照惯例向国知局咨询年费缴纳事项时得知该专利已经被终止专利权,随后便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某公司认为,其2019年缴纳年费后收到的发票上写有400元年费和200元滞纳金,且公司从未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任何缴费通知和专利权终止通知书,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主动放弃和拒绝缴纳,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赋予恢复专利权的权利。

【观察者网讯 采访/周昊、周远方 编辑/赵挪亚】

3月16日下午,华为在深圳举办“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创新的前进引擎”论坛,并发布《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重点介绍华为2010年之前在创新和知识产权方面的历史实践,通过历史数据和关键事件,展现华为从90年代创业早期阶段开始的研发和创新历程。

经法院审理发现,某公司未能接到相关通知是因为其并未按照规定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造成的。

白皮书指出,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90%以上专利为发明专利。另有知识产权机构分析称,华为已申报的5G专利族位居全世界所有公司之首。

原来,在申请该项专利的时候,某公司与科龙公司签订《专利代理委托书》,其中约定委托科龙公司代为办理涉案专利申请以及在专利权有效期内的全部专利事务,专利代理机构接受上述委托并指定专利代理人孙皓晨、费碧华办理此项委托。

同时,华为低调宣布将开始在5G领域收取专利费用,华为将根据***费率其中对单台***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5美元,从2021年开始。

然而该公司在2015年与曾委托的专利代理机构终止了代理关系,且并未按照规定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在这样的情况下,国知局将缴费通知和专利权终止通知书全部下发给了其代理机构科龙公司。

按规定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和专利年费按时缴纳的重要性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依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九十八条的规定,某公司未按期缴纳涉案专利第九年的年费,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向其代理机构发出缴费通知后,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缴纳了600元,但上述金额不足以覆盖当年年费及逾期缴费的滞纳金,故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涉案专利权应当终止的认定符合法律规定,某公司认为“期满未缴足”专利年费不应终止专利权的主张并无法律依据。而且,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四条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拒的事由而延误专利法或者本细则规定的期限或者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指定的期限,导致其权利丧失的,自障碍消除之日起2个月内,最迟自期限届满之日起2年内,可以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请求恢复权利。因此,如某公司认为其未缴足专利年费系因不可抗力的事由,可以依法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恢复权利,并非丧失救济途径,故国家知识产权局以某某公司未缴纳或缴足第九年度年费和滞纳金为由终止涉案专利权,并无不当。

“我们太忙了,发展太快了,没时间收取专利费,当我们不忙的时候,闲下来的时候,即使要专利费,也不会像高通一样要那么多。”任正非2019年6月曾幽默表态。

华为宣布开收5G专利使用费:每台***上限2.5美元

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 视频截图

此外,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某公司应自行承担其未在终止与科龙公司的代理关系后依法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的法律后果。国家知识产权局通过电子发文的方式向科龙公司的指定联系人发送缴费通知书及被诉通知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关于被诉通知是否已被下载的问题,双方仍存争议。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供的证据显示缴费通知书及被诉通知书均于发文当日即被下载,某公司则举证主张上述文件均未被下载。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参照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专利电子申请的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令第57号)第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于专利电子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以电子文件形式向申请人发出的各种通知书、决定或者其他文件,自文件发出之日起满15日,推定为申请人收到文件之日。因此,缴费通知书及被诉通知是否被收件人下载,并不影响上述文件的发文效力。

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最终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在今天的论坛上透露,华为预计2019至2021的三年知识产权收入在12至13亿美元之间。

总得来看,本案进一步明确了未缴足专利年费或滞纳金同样导致专利权提前终止的法律后果,同时也从侧面证明了按照规定办理著录事项变更手续的重要性。希望各家企业都能以此为戒,不要再让一个小的疏忽,使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瞬间化为乌有。

丁建新表示,4G虽然在很长时间内不会消失,但未来10年毫无疑问是5G的时代。华为一直是5G标准的最大技术贡献者,我们认为,许可要反映出研发回报和行业实施成本之间的平衡。他宣布,华为将根据***销售价格收取合理百分比费率的专利费用,并且对单台***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5美元。

华为宣布开收5G专利使用费:每台***上限2.5美元

“华为作为5G标准的重要技术贡献者,遵循公平、合理、不带歧视性条款(FRAND)原则,我们希望今天提供的信息可以为5G技术的实施者提供透明的成本预期,增加投资的确定性,并促进5G技术的普及。”丁建新如此说道。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在会上表示:“过去20 年里,华为跟ICT 行业的主要专利持有人进行了广泛的交叉许可谈判,目前已经与美国、欧洲、日韩等主要ICT 厂家签署了100份以上专利许可和交叉许可协议。”

华为宣布开收5G专利使用费:每台***上限2.5美元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 视频截图

他补充说:“知识产权的布局不针对单一的国家,华为会进行全球的布局。目前华为在美国的授权专利超过1万件,这些专利会给美国的产业带来价值,但我们不会把这个叫做曲线进入(美国市场),这是一个自然的逻辑。”

“华为发布5G标准必要专利(SEP)费率,将推动业界广泛采用和使用旨在确保可操作性、可靠性和透明竞争的标准,同时为其研发投资提供公平的回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前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评价道。

华为宣布开收5G专利使用费:每台***上限2.5美元

高锐以视频形式出席会议 视频截图

华为的表态第一时间引起彭博社、美国消费者***与商业频道(CNBC)等外媒注意。

华为宣布开收5G专利使用费:每台***上限2.5美元华为宣布开收5G专利使用费:每台***上限2.5美元

外媒报道截图

CNBC在报道中解释,开发新一代蜂窝网络技术时,需要创立全球标准。这些协议、技术规范和设计允许全球5G网络之间的相互操作性,并允许智能***与这些网络进行通信。华为、诺基亚、爱立信、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等公司都参与了标准的制定过程。

此过程中,这些公司设计出技术,然后申请专利。这些专利对5G标准至关重要,因此也被称为“标准必要专利”。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研究机构GreyB的分析,华为拥有3007个已申报的5G专利族,位居世界所有公司之首。同时,在华为的5G专利族中,大约18.3%是正在使用的标准必要专利,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多。

而白皮书指出,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90%以上专利为发明专利。

早在1995年,华为就开始申请第一件中国专利,1999年申请第一件美国专利,2008年首次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PCT专利申请排名第一。2019年,华为在欧洲专利授权数量排名第二位,在美国排名第十位。同时它也是累计获得中国授权专利最多的公司。

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表示:“华为实际上从成立一开始就是一个非常重视创新的公司。今天列举的华为在2000年前后的专利申请数据记录了世纪之初,也就是20多年前的研发创新活动。与行业内的主要厂商相比,当时的专利申请数量就处于同一水平。华为今天的成功是长期自主创新研发投入的结果。”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教授许春明对观察者网表示,华为此次发布白皮书和5G领域收取专利费用,可以体现两点:

第一,体现中国有创新能力持续尊重知识产权的企业在知识产权上的一种改变,或者说一种“华丽的转身”。从过去支付专利许可费,转化为专利许可费的取得,这反映的是中国一些领先创新企业的长期以来对创新的真正投入和关注。

第二,体现中国创新企业对知识产权运营能力的提升。华为对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的顺利确定,充分遵循了公平、合理、无歧视的原则。这种开放共享,既是尊重知识产权,也是华为前期与国外的一些著名通信企业就标准必要专利经过一系列纠纷和博弈的结果,非常不容易。

许春明总结说,华为现在以专利的许可费来回应了一些涉嫌滥用知识产权,高筑技术壁垒,获取高垄断利润的企业。这是一种良好有力的回应。我觉得华为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因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长城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