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权作为一种无形财产权,其保护范围并不像有形财产那要直观,而专利保护范围又是划分专利权人合法权益和社会公众合法权益的边界,因此,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必须确定专利文本中所记载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此处专利权保护范围的确定应以授权、确权等程序后,最终确定有效的专利文本中记载的权利要求为准。

实践中,受限于语言文字自身难以克服的模糊性以及现实情况的复杂性,虽以权利要求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但仍需通过对权利要求的解释确定其所记载的技术特征所言所述,对权利要求的解释一般分四步依次展开。

第一步是依据权利要求文字表述解释技术特征,应考虑本领域技术人员依据权利要求的文字表述对该技术方案的整体认知。本领域技术人员的整体认知不仅限于文字表述直接记载的内容,还包括其掌握的公知常识,以及根据其专业知识在阅读权利要求后认为隐含限定的特征。例如:一个台灯,即使权利要求中未明确限定有电源,但本领域技术人员结合其专业知识可以认识到该台灯隐含电源这一特征。

另,无论是写入前序部分的技术特征,还是写入特征部分的技术特征,对于专利权保护范围的理解同等重要,只有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前序部分以及特征部分技术特征,才能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构成侵权(全面覆盖原则)。至于在专利撰写过程中前序部分与特征部分的区分是为了便于实质审查。

第二步是依据说明书及附图解释权利要求未明确技术特征,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以权利要求书的实质内容为基准,在权利要求书不清楚时,可以借助说明书和附图予以澄清,说明书及附图不能用来限制权利要求书中已经明确无误记载的技术特征。四步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图1)

第三步是运用内部证据解释无法明确技术特征,在上述方法无法明确权利要求含义时,可以运用于涉案专利存在分案申请关系的其他专利及其专利审查档案、生效的专利授权、确权裁判文书解释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专利审查档案包括专利审查、复审、无效程序中专利申请人或者专利权人提交的书面资料,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制作的审查意见通知书、会晤记录、口头审理记录、生效的专利复审请求审查决定书和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等。

第四步是运用外部证据解释无法明确技术特征,在上述方法仍不能明确权利要求含义时,可以结合工具书、教科书等公知文献及本领域技术人员的通常理解进行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