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英国法院做出了一项判决,判定人工智能系统不能作为“发明人”在英国申请专利

到2025年,上海基本建成国际知识产权保护高地;到2035年,基本建成制度完备、体系健全、环境优越、水平领先的国际知识产权中心城市。

这项判决被认为是人工智能领域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人工智能到底能不能作为发明人,这不仅仅是一个哲学问题,同样也关乎利益分配——人工智能产生的发明,利益应该属于使用它做出发明的人,还是属于创造人工智能系统的人?

伦敦法院:人工智能不能登记为专利“发明人”

事件源于2018年,美国人工智能专家斯蒂芬·塞勒向英国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两项专利申请,一项是能够改变形状的食品容器,一项是一种闪光灯。不过,塞勒的专利申请被拒绝了。因为他坚持要将一个名为Dabus的人工智能神经网络作为专利发明人,塞勒认为,这两项发明中,最大的功臣是这个人工智能系统,而非自己。

在今天(1月13日)举行的市政府***发布会上,副市长陈群介绍了《上海市知识产权强市建设纲要(2021-2035年)》和《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纲要》和《规划》)相关情况,市知识产权局局长芮文彪、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裘文进出席***发布会,并回答记者提问。

【到2025年,基本建成国际知识产权保护高地】

自2004年起,上海连续编制了两轮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到2020年底,全市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60.21件,实现了“十三五”预期目标;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达到3558件,国内有效注册商标量达到173.74万件,一般作品(除软件)著作权年登记量达到31.89万件,均实现大幅增长。

《纲要》和《规划》发展目标整体衔接,提出了“2+10”目标体系:“2”是指“两步走”的总体目标,即到2025年,基本建成国际知识产权保护高地;到2035年,基本建成制度完备、体系健全、环境优越、水平领先的国际知识产权中心城市。

专利申请被拒后,塞勒将英国知识产权局诉至法院。法院判定塞勒败诉,人工智能不能登记为“发明人”。 根据英国1977 年颁布的专利法,发明人必须为“自然人”。

后来,塞勒又向伦敦法院提起上诉。最近,上诉法院的三位法官以两票对一票的结果,裁定知识产权局不应给AI颁发专利。两位支持知识产权局的法官认为,根据法律,只有人才能拥有权利,机器不能。

“10”是指到2025年计划实现的10项具体指标。其中,知识产权创造环节有四项,包括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30件、海外发明专利授权量达到6000件、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申请量五年累计增加1400件、作品版权年登记量达到45万件;知识产权运用环节有四项,包括专利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19%、版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9.9%、知识产权使用费年进出口总额实现700亿元、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登记金额达到100亿元;知识产权保护和服务环节有两项,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服判息诉率实现90%、执业专利代理师数量达到2100人。指标体系设计上既主动衔接国家文件要求,也突出了上海特色,充分体现了高质量发展导向。

【提升知识产权的价值“含金量”和经济“贡献度”】

《纲要》和《规划》坚持国际视野,聚焦国家战略,立足上海实际,提出了一系列重点任务举措。

这场裁决在英国受到关注。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 Withers & Rogers 的蒂亚戈·布莱克表示,这一结果“符合预期”。

聚焦“高质量”,提升知识产权创造价值和运用效益。全面强化高质量发展导向,着力提升知识产权的价值“含金量”和经济“贡献度”。一是强化政策和产业“双牵引”。建立健全促进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和激励高价值专利创造的政策体系、指标体系、统计体系和考核体系。二是强化体制和机制“双创新”。构建完善的知识产权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完善知识产权利益分配机制,深化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改革。探索建立专利商标综合保险制度,鼓励推动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创新,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研究建立互联网版权确权、授权和交易机制。三是强化创新主体和专业机构能力“双提升”。推动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健全知识产权管理体系,深入开展知识产权试点示范单位、园区和城区建设,建立专利布局与产业链、创新链相匹配的专利联盟。

对标“高水平”,健全知识产权保护闭环体系。到2025年,上海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达30件,执业专利代理师超2000人人工智能可以作为专利发明人吗?英国法院最新判决:不能(图1)推动形成知识产权快速授权、行政执法、司法保护、仲裁调解、行业自律、公民诚信的全链条保护闭环体系。一是深化制度体系创新。探索完善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技术等新领域、新业态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探索数据知识产权保护规则,推动数字产业知识产权合理流动、有效保护、充分利用。二是完善功能机构布局。加快建成中国(上海)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和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培育和发展专业知识产权仲裁机构、调解组织和公证机构,探索建立市场化调解组织。三是加强高效协同保护。完善知识产权行刑衔接和行政调解协议司法确认机制,畅通知识产权诉调对接、仲调对接渠道。

“专利权通常属于发明人或他们的继承人。如果允许一台机器被命名为发明人,这些权利的所有权将受到质疑。”他解释。

但他也提到,科技发展让这个问题变得复杂。“考虑到机器在发明过程中发挥的更大作用,目前对发明人标准的重估似乎不可避免。”他说。

涉及人工智能发明者的权益,专利法或将随技术变化

坚持“高标准”,强化知识产权服务供给。实现专利、商标、地理标志、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等业务贯通、窗口整合、一网通办,建设全门类“一站式”专业服务大厅。优化知识产权公共信息服务网点布局,加强专题数据库差异化、共享化建设,引导和支持行业协会、高校、科研院所、图书情报机构等参与承担知识产权信息公共服务。探索知识产权代理领域扩大开放,加大国际知名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引进力度,支持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拓展涉外业务,创建知识产权服务出口基地。

两次上诉为人工智能系统争取发明人权利,塞勒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据英国媒体报道,塞勒的诉讼是一个全球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通过向世界各地的专利局并行申请,试图确定人工智能系统可以进行发明,以及此类系统的所有者可以获得这些发明的专利。该项目已经明确表示,它并不主张人工智能系统拥有自己的专利,而是主张在人工智能产生的发明专利中,人工智能系统的发明者能获得专利权。

突出“国际化”,完善知识产权发展生态。在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良好合作基础上,推动签订新一轮合作协议,依托WIPO全球服务体系,深化多领域合作。拓展与更多国家、地区和相关国际组织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合作交流,吸引更多国际组织在沪设立分支机构。加强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建设,搭建国际知识产权智库,探索设立知识产权国际教育合作联盟。加快培养精通国际法律和惯例的复合型人才。打响上海国际知识产权论坛品牌,提升上海知识产权领域的国际影响力。

以塞勒的案件为例,塞勒使用一个人工智能系统发明了一项闪关灯专利,专利权属于塞勒还是属于该人工智能系统的发明者?塞勒正是在主张后者的权利。

栏目主编:黄海华 文字编辑:黄海华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苏唯

来源:作者:黄海华

目前,该项目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在南非,当地的专利局已经批准将 Dabus 列为发明人。在澳大利亚,联邦法院于 7 月裁定,Dabus 可以成为发明人。

律师们表示,此案意义重大。

塞勒的律师罗伯特·杰汉表示,如果人工智能产生的发明不受专利制度保护,这将阻碍资本在英国投资此类技术。“这也会诱使此类技术的所有者对其保密,这无助于传播对技术发展至关重要的新思想。”他说。

Browne Jacobson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吉尔斯·帕森表示:“这个案例提出了重要的哲学问题,并表明我们需要对专利法进行现代化处理以应对人工智能发明。专利法是为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发明而设计的,它没有适当的措施来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

在美国——世界上最重要的专利市场之一,本月的一个判例与英国相似,认定人工智能不能作为发明人。

负责该案的美国法官 Leonie M Brinkema 做出裁决后写道:“随着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可能会达到一定的复杂程度,以满足公认的发明人含义。但那个时候还没有到,如果真的到了,可能将由国会决定如何扩大专利法的范围。”

编译/综合:南都记者李娅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