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研技术为驱动的医院,正在引领国内医学创新进步,推动医疗水平升级。

“目前,我们团队成果转化出的技术专利包括有4个疫苗、2个药物以及4个医疗器械,(专利转让费)总金额接近6亿元。”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下称“上海公卫中心”)医学转化研究院院长徐建青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我们必须把上海公卫中心的科研走出一条能赚钱的路子。”

在上海市金山区,这一中心的“科研基地”隐身于一栋淡黄色的三层小楼里,它覆盖了转化医学研究院的所有职能,也是未来医药创新的试验田。“我院做疫苗、防护产品的研发,一方面是公共卫生安全的职责所在,”徐建青说,“另一方面,技术进步更是推动医学创新的发动机。”

本文为「金十数据」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中企“躺赚”时代?华为拥有超10万件专利,中兴专利价值超450亿

俗话说,“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标准”。而美国通信巨头高通倚仗着其标准专利长期“躺着赚钱”,向三星、苹果、华为等收取巨额专利费。不过,进入5G时代后,华为相关标准专利数量甚至超越高通,中企躺着“赚钱”的时代也来了。

国家持续鼓励基础科学研究,提倡各创新主体和科技人员转移转化科技成果。

早在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中就提到,“以技术转让或者许可方式转化职务科技成果的,应当从技术转让或者许可所取得的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50%的比例用于奖励”。而2017年6月1日起施行的《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中则规定,将职务科技成果转让、许可给他人实施的,可以从该项科技成果转让净收入或者许可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70%的比例。

同样是身着“白大褂”,医学科研人员与临床医护的职责侧重有所不同。那么医学成果如何真正实现转化、落地,让大众受益,也获得资本垂青呢?

10项技术专利兑现6亿元,这家医院医学创新迎来转化黄金期

摸索可复制的转化路径

上海公卫中心主任朱同玉表示,该院转化的内容分为四类:疫苗类产品如流感疫苗、结核疫苗,免疫学产品如免疫抗体、抗病毒喷剂,以及诊断试剂、防护物资。

“可以说,我中心的技术转化水平在国内医院中名列前茅。”今年两会期间,朱同玉告诉第一财经,“作为一家以科技驱动的医院,转化医学研究院的根本任务就是要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以及恶性传染病的救治。”

德国专利信息分析机构IPlytics的最新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2月,在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声明量排名中,华为依旧傲居世界第一,而高通、中兴、三星电子和诺基亚则紧随其后。此外,华为还在全球5G标准提交技术贡献公司榜单位列第一。

“我们团队在2014年完成了技术转化的首项成果,是一项针对肿瘤治疗的NKT(细胞免疫疗法)技术。”转化医学研究院尚未成立,徐建青负责当时的上海公卫中心科研板块。他回忆说:“肿瘤免疫治疗是具有重大前景的创新技术,而公卫中心恰恰在免疫学上拥有一定研究基础。”

这项技术专利最终以4000万元的价格转让,附加条件是上海公卫中心保留对该专利的使用权。

该项技术目前进展如何?徐建青告诉记者,该项技术正以药物的形式在美国申请I-b临床试验,“从200例接受该技术治疗的国内患者来看,效果都相当好;其中,早期12例胰腺癌患者中有3例生存期延长至20个月,另有1例至今仍然存活。”

中企“躺赚”时代?华为拥有超10万件专利,中兴专利价值超450亿

据环球网4月25日最新报道,在5G标准必要专利声明量中排名全球第三的中兴通讯,已经位列全球专利布局第一梯队,有资格利用专利“躺着赚钱”。仲量联行发布报告显示,该公司的专利技术价值已经超过450亿元人民币。

直到2015年,徐建青与团队开始筹划如何将“科研部门”升级成“转化医学研究院”。而在前文提及的国家、上海对于科研人员的激励政策陆续出台后,转化医学研究院的内部制度才算有了政策依据。

中企“躺赚”时代?华为拥有超10万件专利,中兴专利价值超450亿

“随后,我们制定了操作细则,由于其中激励政策关乎每个职工,该细则还要经过职代会的批准。”徐建青说,“2019年5月,转化医学研究院正式成立。”

据了解,2020年中兴通讯研发投入达14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的14.6%。截至2021年3月,中兴通讯已在海外超55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专利布局,拥有8万余件全球专利申请,历年全球累计授权专利3.8万余件,其中芯片专利申请4270件,授权超过1800件。

那么,作为全球第一大5G专利提供商,华为的5G专利价值如何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其中90%以上为发明专利。尽管没有一个具体的专利价值估计数据,但华为已经踏上5G专利变现之路了。

中企“躺赚”时代?华为拥有超10万件专利,中兴专利价值超450亿

据中国知识产权报报道,华为3月16日在其深圳总部正式宣布,将对5G设备实施专利许可收费计划,对单台5G***的专利许可收费上限为2.5美元,苹果和三星等巨头均需缴费。这意味着华为的专利技术已经变成“一只一直生金蛋的母鸡”。

制度先行,而后才有运营、管理。

文 | 吕佳敏 题 | 徐晓冰 图 | 卢文祥 审 | 陆烁宜

记者在转化医学研究院的架构图中看到,其组织架构呈扁平化,分为专职管理、临床研究、技术研发、技术支持四个团队,共计50余人。徐建青介绍道,比如,专职管理团队,负责技术专利的申报、法务等事宜,以及一些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CP);技术研发团队,则包括了疫苗与免疫研究中心、抗体研究中心、诊断试剂研究中心和噬菌体与耐药研究中心。

谈起技术研发团队的科学家,徐建青如数家珍,“疫苗与免疫研究中心的负责人金侠教授,他原先担任过美国疫苗研究网络参比实验室的主任,熟悉发达国家的疫苗市场;另有几位科学家,也来自于国内顶尖科研院所,如清华、北大、港大、巴斯德研究所等。”

为科学家筑巢引凤

如何为上述各研究中心引进优质科学家?

徐建青表示,一方面,会看重对方是否有曾经成功研发过产品的经历,“有的科学家是带着产品来的,降低了不少前期研发的成本。”另一方面,还要考量他的职业生涯中是否有国际经验,而不是局限在某个小地方做研究。

曾有过7年留学美国经历的徐建青说,国际上的顶尖医院,科研人员是多于临床医护人员的,“因为,在医学进步的道路上没有模仿,只有创新,而医院要在技术上领先就必须有强大的医学创新团队。”

徐建青举例,“据我所知,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的麻省总医院约1.2万人的医务人员中,科学家人数约有六七千人,还有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这两家医院的科学家人数也均接近50%。”

一位曾经在美国梅奥诊所(Mayo Clinic)担任骨科医生的归国创业科学家告诉第一财经,“在我担任骨科医生期间,除日常看诊、手术之外,院方会在考核中要求临床医生每周有一定时数参与医学研究,以及每年至少1~2篇学术研究文章在国际顶尖期刊上发表。”

以梅奥诊所为例,该科学家表示,其在招收医学硕博生的同时,也很喜欢招收理工类硕博生转读医学的人员,因为这样会更有助于医学与其他学科的交叉,进行下一步技术研究,而不是仅仅思考理论问题。

除了疫苗技术外,医疗器械的相关成果也在上海公卫中心的转化之列。

10项技术专利兑现6亿元,这家医院医学创新迎来转化黄金期

N95口罩在新冠疫情期间声名大噪,而上海公卫中心推出的“N99口罩”,防护性更胜一筹。“这是我们在传统N95口罩的基础上进行的创新改良。”上海公卫中心副研究员巫国谊告诉第一财经。

巫国谊的团队与东华大学朱美芳院士合作,双方根据材料特性研究抗病毒和抗菌功效,成功开发了一款可以防止泄漏的全黏型口罩。“该口罩呈C字形设计,展开后自动形成立体结构,压敏胶粘贴层可以充分贴合佩戴者面部轮廓,避免引起泄漏。”巫国谊说,“压敏胶取代了传统的鼻梁条设计,可以防止呼吸时水汽向上雾湿眼镜或防护镜。”

市场道路“多元化”

继首项成果顺利与市场对接后,上海公卫中心技术转化的进程也不断加速。

徐建青告诉第一财经,上海公卫中心第二项关于溶瘤病毒的技术专利所转化的签约金额为1亿元,而后续的几项技术专利转化的签约金额都在1.2亿~1.6亿元间,并且都附加了一定比例的销售提成,“其中,每项专利成果在扣除成本后净利润的70%,都将作为科研人员的收入”。

有业内人士认为,医学成果转化领域,尽管一些高等院校、公立医院在科研论文上是强项,但由于在临床需求上缺乏验证、科研人员激励制度不完善、转化所需要的市场接轨能力又不强,因此,往往技术专利很多但落地很少。

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了解到,其医学创新处于全国第一梯队,该院在2020年成功转化了26项技术专利;今年2月7日,由该院葛均波院士、钱菊英教授团队创新研发的大小可调节的“血管内抓捕器”也成功实现专利转化。

值得注意的是,从市场接受度来看,疫苗相比其他药品、医疗器械要更受资本青睐。“我们连续转化的好几个疫苗技术专利,每个签约金额都在1亿元以上。下阶段,我们希望每年成果转化的金额超过10亿元。”徐建青说,“但转化医学研究院的业务不仅仅局限于此。我们也有不少受企业委托、再由科学家团队提供研发服务的模式。”

那么,医学成果转化领域还需克服哪些瓶颈?

徐建青表示,第一是医疗机构对于成果转化管理办法的财务制度上,应该要有更具体的配套和细则;第二,在成果转化的过程中,应该要引入更多懂技术的评价机构来参与,相应的人才储备亦必不可少。

为此上海公卫中心已在积极“屯积粮草”。今年开始的下一个五年规划里,该中心将打造40~50位领衔科学家,科学家整体人数预计扩充至500位。